爱立信多国行贿被罚10亿美元背后:源自与华为的竞争危机

http://www.mxgzjjc.com/  发布时间:2019-12-13 19:30:00  来源:科技浮世绘 
用10亿美金,换取一个继续高速发展5G的机会,这似乎是爱立信在复苏之路上必然要复出的代价。 因在全球5个国家行贿17年,爱立信在近日被罚10亿美金,近74亿人民币。 对于已经在全球市场沉浮了140年的爱立信而言,这次处罚,可能只是其在前进路上的又一个波折罢了;但在爱立信刚刚复苏的关键时刻,在华为和诺基亚步步紧逼的关头,10亿美金的罚款,让这场5G的全球战争,又变得扑朔迷离。 (文/墨菲 来源/科技浮世绘 ) “百年沉浮”爱立信 在这场全球5G竞赛中,诺基亚和爱立信,都是来自北欧的“百年名企”。 1876年,爱立信公司诞生于瑞典的一间厨房里,主营业务是电报机维修,员工只有创始人爱立信和他的朋友,启动资金是从另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的1000克朗。 也是在这一年,美国贝尔递交了电话的专利申请。几个月后,电话在费城世界博览会上亮相,一个全新的电信时代开始了。 “电话机”这个新事物攫取了爱立信的全部注意力,他迅速掌握了电话机制造技术,并在一年后,自行研发出电话机。 此时,年幼的爱立信公司遭遇了第一个竞争危机。已经在全球布局的贝尔电话公司在1880年正式进军瑞典,且来势汹汹。 但在连续两场电话系统公开招标中,爱立信凭借更加“简便、耐用、美观”的电话机,战胜贝尔公司,成功渡过了危机。 此后,爱立信开始急速崛起,生产出了第一部手持话筒电话机,签下欧洲最大电话局的合同,几年时间,爱立信员工扩增长100名,并且开始了海外扩张。 (图注:1895年ERICSSON为法国电信生产的电话)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892年,爱立信就与中国签订了第一个供货合同。因此,爱立信在宣传中多次强调,自己与中国有120多年的合作历史,并在2018年,由两名爱立信高管合作撰写了《爱立信和中国关系源远流长》一书。 回到爱立信百年崛起的历史中。二战后,电话市场再次爆发,爱立信率先成功研发了“纵横制系统”,通话质量和业务性能大幅提高。 20世纪70年代,爱立信推出了世界上首台数字电话交换机(AXE),凭借高效率低成本安装方便等优点,大受市场欢迎。据媒体报道,截至1991年,爱立信在全球11个国家安装的AXE线路突破了1.05亿条。 而在20世纪90年代,电信行业进入爆炸式增长阶段,爱立信迅速调整战略,将业务重心转向了移动通信系统。 连续十年,爱立信每年保持35%以上增长,成为国际电信行业领头羊:首创短距离无线通信的蓝牙技术,占据2G/GSM领域40%的市场份额,2.5G/GPRS近50%的市场份额,200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3G移动电信系统供应商。 但盛极必衰,在急速奔跑几十年后,通讯行业陷入停滞,领头羊爱立信也难以独善其身。 第二次危机 自2000年起,全球通信业急刹车,爱立信也遭遇冲击,开始出现亏损;与此同时,爱立信的手机业务也遗憾折戟。 虽然大部分人对“索尼爱立信”的名字更有印象,但在上世纪90年代,爱立信在全球GSM手机市场一度排名前列,在中国手机市场,爱立信与诺基亚、摩托罗拉并驾齐驱。 1989年,爱立信的第一步手持移动电话HotLine研发成功;1995年,爱立信GH337成为中国内地第一部GSM手机。 (图注:爱立信GH337) 以我们现在的观点,GH337造型颇为“古朴”,但在还是壮硕的摩托罗拉大哥大横行的时候,GH337已经颇为美观精致。 此后,爱立信又接连推出全球第一款内置蓝牙功能的手机T39,全球第一款彩屏手机T68,但遗憾的是,爱立信逐渐失去了手机市场。 2000年,爱立信手机市场份额从第一跌到第四;2001,爱立信宣布除了中国外,其手机业务外包给新加坡的一家工厂代工生产。 同一年,爱立信将手机业务分离,与日本索尼各出资一半合组“索尼爱立信移动通信”,独立的爱立信手机退出历史舞台。 而在2012年,爱立信集团宣布,将持有的50%索尼爱立信股权全数售予索尼,爱立信彻底退出手机市场。 不过,虽然在手机市场失利,但2003年,3G概念出现,爱立信再次调整战略抢占3G市场。 爱立信在3G领域继续保持优异战绩,最终占据40%的3G WCDMA市场份额,并在之后的4G LTE市场依然占据头把交椅,平稳度过第二次危机 全球通讯产业危机 伴随着全球宏观经济不景气,爱立信遭遇了最严重的第三次危机。 2012年11月,爱立信宣布,计划减少在瑞典的大约1550个职位,覆盖所有工作领域,包括销售、行政管理、研究与开发、供应和服务交付等。 2014年11月,爱立信再次宣布,计划通过裁员等方式压缩成本,希望节约90亿瑞典克朗(约11亿美元)。 2015年3月11日,为了完成90亿瑞典克朗成本压缩计划,爱立信宣布继续在瑞典裁员2200人。 而2016年,是爱立信最困苦的一年。先是关闭瑞典境内的所有工厂,正式结束其在瑞典的140年的历史。之后股价一路下跌,并在2016年10月跌至历史最低点4.83美元。 2018年,爱立信在世界500强榜单中挂车尾;而今年,爱立信跌出了500强榜单。而爱立信也失去了通信行业头把交椅,在2013年就已经被华为超越。 事实上,整个通信行业都在萎缩。 自媒体“黄华书房”统计,在1999年时候,有9家电信设备供应商进入世界500强榜单,并且排名非常靠前。但20年过去了,曾经在榜单中的Lucent,Motorola,Alcatel等电信公司已经消失,爱立信从148名一步步的滑落到榜外。 (图注:1999年入围世界500强的通讯公司;图片来源:自媒体黄华书房) “另外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对比爱立信这20年来的收入变化,从1999年的232亿美金到今年的227亿美金,基本没有变化。” 从1999年起,爱立信更换了5任CEO,最新的一任CEO Borje Ekholm 在2016年10月被任命,2017年正式上任。 国外媒体用了“爱立信终于有了CEO”为标题,表现了对 Ekholm 的期待。在宣布Ekholm上任后,爱立信股价上涨了3.25%。 但Ekholm最初并没有力挽狂澜,在2017年四季度,爱立信净亏损24.1亿美元,全球裁员1万人。2017年全年裁员达到1.7万人。 押宝5G 通讯行业长时间停滞不前的状态,被5G打破了。 “随着网络和应用在5G互联世界中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的客户以及整个行业都在寻求持续的创新。”爱立信新CEO Ekholm 在上任伊始,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爱立信对5G的重视。 而掌舵了爱立信7年的上一任 CEO Hans Vestberg 被诟病的原因之一,就是对“诺基亚(NOK)和华为竞争加剧的反应迟钝”。 事实上,早在2013年,爱立信就筹备5G研发,并成为欧洲5G研发小组METIS的主要牵头者;2014年,爱立信发布全球首台5G移动终端原型,之后又发布全球首个5G基站。 但前 CEO Vestberg 却似乎对5G热情不高。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5G不大可能在2020年之前进入商用。”并认为,现有3G和4G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会带来性能改进。 而现实却正好相反。5G战场厮杀激烈,迅速换帅的爱立信也开始发力,意图再创前代的辉煌。 今年初,IHSMarkit数据显示,在2018年的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全球份额方面,爱立信时隔2年夺回首位宝座,华为排名降至第2位。在北美市场,爱立信为68%,而华为仅为6%。 10月16日,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宣布,华为在全球范围内所获的5G商用合同已达65个;一个月后,爱立信宣布5G商用合同已经超过75份。 而在 Dell'Oro Group 的最新全球移动核心网络报告中,爱立信以26%的市场份额险胜华为1%。 但就在爱立信吹响反击号角,在5G领域高歌猛进的关键时刻,爱立信旗下的埃及子公司承认近17年来在多国存在行贿行为,爱立信与美国检方达成和解,缴纳10亿美元,约74亿人民币的罚款。这笔罚款相当于爱立信单季营收的五分之一。 外界普遍认为,这笔巨额罚款,会拖累爱立信5G业务;但爱立信则表示,早料会收到高额罚单,已经提早准备约12.3亿美元。 “尽管我们面临严厉的财务制裁,但这对于我们公司在这些问题上与美国当局结盟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在今年9月的电话会议上,爱立信 CEO Ekholm 已经对这次处罚表态。 用10亿美金,换取一个继续高速发展5G的机会,这似乎是爱立信在复苏之路上必然要复出的代价。
更多
体育博彩app|英超、西甲、意甲、欧洲冠军杯竞猜比分等体育赛事